网站公告:
厦门鑫驰物流是一家专业从事厦门到重庆物流、厦门到重庆运输公司、厦门到重庆搬家的物流专线公司,价格合理、费用全程透明,鑫驰物流以货为上,用心呵护,以客为尊,助力成功。相信一次合作,终生朋友!鑫驰物流重庆运输专线期待您的咨询。24小时服务热线:0592-5655754 …
服务热线:0592-5655754
服务项目Categor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0592-5655754
手机:
15859585456
电话:
0592-5655754
邮箱:
1303935176@qq.com
地址:
厦门市湖里区嘉禾路1299号,高崎货运枢纽中心
物流资讯
重庆物流2.0时代来了!笔电“宠儿”有话说
添加时间:2018-02-14 15:13 来源:Xmwuliu.cn 作者:厦门鑫驰物流
崎岖不平,重庆山城。对很多外地人来讲,重庆这个城市虽然魔幻,但却是物流和交通的“魔障”。然而,渝新欧、长江黄金水道、机场的海陆空交通枢纽的打造,让重庆物流优势不断凸显。
今年年初,习大大考察果园港码头说,“这里大有希望”,并要求重庆完善各个开放平台,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
物流作为中新示范项目四大合作领域之一,江北机场、新加坡樟宜机场将开展合作,航线、航道、智能化建设深入发力……
渝新欧常态化运行越趋稳健,长江黄金水道体系愈加完善……
铁水、铁空、公铁多式联运,水水中转……
重庆物流2.0时代正式来临!借由这双翅膀,重庆的物流开始腾飞。
而这,就是江苏名企飞力达物流西进重庆,能够保持20%左右年均增长的背后故事和当下逻辑。
看看它的成长轨迹,才能知道中新项目下,它会怎样“如虎添翼”。
 
“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1894年,孙中山上书李鸿章,将“货能畅其流”作为富强、治国的大经大本之一。
100多年后,现代物流业的发展随着现代科技与服务方式等诸多的变革,也在谋求自身的转型升级。在国家和地方的发展中,依旧占据不可或缺的地位。
对于身居内陆的年轻直辖市重庆,山城起伏不平的地理条件曾经一度让人怀疑其物流发展的前景。
然而,随着“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战略的频频布局,加之地方水、铁、公、航空等基础设施的布局打造,使得重庆已然成为中西部地区一个不可或缺的物流重镇,国际物流版图中的一个新枢纽。
而这,也是飞力达物流公司布局重庆并保持20%左右年均增长背后的现实基础。
从更大的意义上讲,从沿海到内陆,重庆对供应链的优化与国际国内物流通道的矢志不移,不但催生了一个日益庞大的物流产业,而且也大大提高了区域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的深度与广度。在供应链的优化里,藏着重庆发展的逻辑与秘密。
 
“我们目前的仓库使用率基本上接近90%”,重庆两江新区寸滩保税港内,重庆飞力达物流公司总经理朱刚在二楼的办公室里,自豪地表示。
此话的背景,是全国部分行业还在陷入“去库存”、“去产能”的结构调整之中。行业内周知的是,飞力达以向笔电企业提供物流服务闻名,而笔电产品在现有的经济形势下,面临着较大的去库存压力。
作为笔电的配套企业,重庆飞力达却在近年来保持着近20%的年增长幅度,它是怎么做到的?
“内陆开放经济学案例——两江新区企业成长故事”这次走进飞力达物流公司,寻找答案。
 
PART 1
笔电企业的“宠儿”西进重庆
 
“好个重庆城,山高路不平”,这个听起来豪气干云的口号,即是山城重庆真实的地理写照,也是这个最年轻直辖市的成长烦恼。
比起东部地区的一马平川,坡坡坎坎的重庆,物流成本要高于其他城市。
“我们在重庆请一个员工的费用月支出大概在5000到6000元,但是人员熟练度不如沿海地区,所以综合成本要高于东部地区”,重庆飞力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刚,作为在物流行业浸淫多年的行家,对物流成本了然于胸。
此前,飞力达物流在江苏甚至东部沿海已经成为行业翘楚。
这个以运输公司起家的企业,最初就是将江苏昆山和上海地区的货物进行运输周转,凭借周到的服务和良好的口碑慢慢做大。
转机出现在2000年,当时江苏昆山成立出口加工区,台湾的电子企业被引进昆山。而此时,飞力达物流公司慢慢对接笔电企业,业务范围从最开始简单的运输逐渐丰富到报关、联系厂商、对接上下游企业等供应链服务。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快速发展和专业化需求,成为飞力达一类的运输企业逐渐从物流企业向供应链企业转型,以适应越来越专业的品牌厂非核心业务的社会化进程。
 
2004年,宏碁电脑落地昆山,作为笔电行业的龙头企业,宏碁专注做本身产品研发,于是就有了寻找供应链公司进行战略合作的需求。对于供应链公司,宏碁希望它能将自己需要的业务模块全部连接起来,从笔电产品零部件的配套企业到笔电成品的运送报关,都能打包解决。
经过筛选,江苏飞力达成为其合作伙伴。由此,飞力达先后和联想、华硕等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
一个以做笔电企业供应链配套的企业,由此在行业内成名。
“2015年度,我们集团三家主要分支的进出口总额汇总,能在同行业中排名第一,接近100亿美元”,朱刚介绍。
拥有完善的物流网络、稳定的客户资源、不菲的市场成绩,飞力达如何与内陆重庆联系起来的呢?还是因为笔电。
这是一个媒体广为流传的故事:重庆市长黄奇帆致力打造“工业集群发展”。2008年,他亲自到惠普总部做说服工作。他提出,在重庆把一个整机所需要的零部件80%本地化,使得零部件运输几乎没有物流成本,剩下20%极少的战略物资在世界范围内配置,并承诺“如果三年后重庆未兑现,由此引发的全部物流成本,由我们补贴”。
 
惠普答应落户重庆后,黄奇帆马不停蹄又赶往台湾的富士康:“惠普给了重庆4000万台电脑的单子,你如果有兴趣的话,至少可以把三分之一或者把2000万台交给富士康做,但你要把零部件制造基地,带到重庆去。”
媒体报道称“原本半个小时的会面,后来延长到三个半小时”。
就这样,笔电企业及其配套厂家来到了重庆。
飞力达物流也来了。当然,他们并不是盲目地跟着企业转移,也看到了重庆未来的发展路径:彼时,重庆的物流条件已经得到极大改善,水陆空一应俱全,渝新欧铁路对外大通道悄然成型……
2011年,重庆飞力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选址于两路寸滩保税港区空港功能区C区。
 
PART 2
创新服务,立足山城辐射西南
 
“我之前就跟一个客户谈合作,专门做了一个中新项目介绍的PPT,对于合作的四大领域,也有了解”,朱刚说,自己现在已经成为重庆的“推销员”。
“重庆江北机场要跟新加坡樟宜机场合作,到时候航班更为便利”,朱刚跟客户介绍的时候这么说。
而此前对于重庆物流成本以及发展的担心,一扫而过。
最初,飞力达作为宏碁的合作方来到重庆,为其提供物流配送和供应服务。而现在,飞力达的客户容纳了包括仁宝、纬创等在内的主要制造厂商(代工厂),还有多家配套的上下游零部件企业。
公司的规模,从最开始的2000多平米、十几个员工发展到现在的5.7万平米仓库、300多名员工。
 
2015年,重庆飞力达物流的进出口额达到28亿美金,进口额排全重庆第一。
在客户拓展上,飞力达并没有在笔电上固步自封。目前,他们也已经开始抢滩汽摩、跨境电商等市场,争取效益的最大化。
从市场角度来说,飞力达虽然在笔电产品能独树一帜,但是这也恰恰给拓展新业务带来阻力:“笔电物流”的形象过于标签化。
从行业角度来说,飞力达纵然有着自身的特色与亮点,但要在竞争激烈的物流和供应链市场中突破,压力很大,更何况,还是远离自己轻车熟路的大本营。
“我们拥有的资源以及探索出来的路径能够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需求”,朱刚说,现在他们可以实现空运、仓库业务、报关等的一条龙打包服务,由此全方位解决客户主营业务以外的问题。
“我们就是要提供保姆式的服务,让客户离不开我们”,朱刚笑着说,“我们现在不仅可以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服务,还能够为他们进行创造性的增值。”
朱刚举例,现在已经和某笔电代工厂实现“无缝对接”。
“今天他们需要什么货,需求量是多少,多久配送到,现在我们都能实时互动了解”,朱刚表示,他们现在甚至可以实现给该工厂不同的产线提供不同的供货补给。
 
“该工厂有不同的产品类型,分布在A、B两个不同的厂房和生产线,根据他们的要求,我们将原有的方案上进行优化,可以将货物分装两个车子,按照顺序依次配送”,朱刚说。
一般而言,工厂的配送产品都放在仓库,需要时直接配送即可。但是配送的量不好把握,配送太多占据厂房空间,产生库存、积压和人工看护成本;配送太少,配送次数过多,也会增加物流成本。
对此,飞力达在摸清厂方配送需求规律和数量需求后,和企业建立信息联络机制,此外,用小料车换下大车,实现“低量、多次”的配送,更精准地服务,最终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企业而言,没有了库存和管理成本的压力,也是一个利好。由此,实现双赢的局面,“可在此单项为企业省下30%左右的运营成本”。
“我们不断地创造服务满足客户需求,同时将服务拓展到客户的最前段,到生产线上”,朱刚说:“这样,增加与客户的粘性,客户就离不开我们了。”
凭借专业、精准的服务,重庆飞力达在笔电之外,也拿下了汽摩等新业务,目前正在试水在重庆发展如火如荼的跨境电商。
 
飞力达落户的两江新区,作为连接亚欧大陆的内陆国际物流枢纽,“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的战略枢纽,在20公里的半径内,两江新区就建有大型的水港、空港、铁路港、保税港、信息港。这些港口码头成为东接长江黄金水道、西连渝新欧国际贸易大通道的战略交汇点,为两江新区打造面向全球的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发展现代物流产业集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成为飞力达优化供应链,降低物流成本的核心基础。以前在昆山,24小时內,原材料进去,出来的是笔记本电脑;如今在重庆,通过供应链优化,也基本实现了原材料进去,24小时出产品的纪录。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和变化。不变的是产品,变化的是供应链和区域,中国内陆地区,通过口岸建设、物流通道建设和供应链企业的努力,最终实现了与沿海地区差不多的时效。这种供应链的优化,才是一个地区竞争力的关键。在中国内陆地区融入全球市场的步伐里,企业对供应链和国际国内物流通道的理解与利用,不但成就了重庆的笔电奇迹,也吸引了跨国物流巨头布局重庆。
目前,两江新区正在打造进口商品物流分拨中心和出口商品保税仓储物流中心,已经吸引了美国安博、意大利维龙、澳大利亚嘉民公司三大全球领袖型的跨国物流企业入驻。
 
拥有水铁公空等多重优势,加之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等重大战略交汇点的重庆,已经成为飞力达在西南地区的集散点:“飞力达努力将重庆打造成总部以外的第二大运营基地”。
对于有着各种地缘优势和利好政策的两江新区,飞力达也尤为看重。
很多人普遍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想法:重庆地处内陆,山城地势,交通不便,在这里发展物流,难度障碍很大。那么,主打物流的飞力达却在这里取得不俗的成绩,这个成本账,他们是怎么算的呢?
朱刚介绍,飞力达供应链系统,目前主要走空运。其中,笔电产品的电子原配件,基本上都来自东南亚、台湾、香港等地。
相比于昆山,如果始发地都定在香港,重庆比昆山的空运成本每公斤要高出一元左右。那么,飞力达把这个高出的成本是怎么化解掉的呢?
朱刚介绍,重庆整机加零部件垂直整合一体化使得笔电企业产业链全部搬迁到山城,“产业集群发展降低了配套成本进项物流成本”,这是很多配套企业及物流企业来此的原动力。
其次,如果以东南沿海为起点,虽然重庆空运成本要高,但是通过长江水运、渝新欧铁路等配套,让企业到长江中下游和欧洲等目标市场,多了两种选择的可能性,可以实现综合物流运输的成本降低。
综合航空、铁路、水运等物流成本,重庆甚至要比昆山低。
 
目前,已经有笔电企业将成品通过渝新欧发往欧洲,“重庆往西走铁路,比华东、沿海地区前往欧洲,有这个更高的性价比”。目前,渝新欧运行时间进一步缩短,价格逐步下降(每个柜子从单价三四千降到一千多美金,三分之一多),而且运行班列常态化。
朱刚表示,一些企业进口韩国的塑胶料(笔电机壳原材料)就是走海运到上海,再经长江进入寸滩港,进而直接转入生产工厂,成本很有优势。不过由于成品对空气湿度敏感,加上水运时间长,因此更多的是考虑航空、公路、铁路等运输方式。
朱刚强调,比起空运的昂贵,水运的时效性差,“公路+铁路的模式更受欢迎”。
综合以上因素,再加上重庆市税收政策的优惠、重庆本地劳动力成本的价格优势,以及重庆铁水公多式联运模式的完善,飞力达及其客户都表示:“长江水路与新丝路渝新欧铁路联运后,重庆往西开放发展的物流优势堪比上海和华东地区”。
“我们看好重庆物流的后续发展,等到配套更加完善,相信将会更成功”,朱刚表示。
 
PART 3
多元化转型促供给侧改革 组合拳下谋蝶变
 
从某种意义上说,飞力达相对物流客户而言,属于物流服务的供给侧。在国家大力提倡供给侧改革的同时,飞力达也在探索自己的成长路径。
“什么叫创新?有了立足点才能创新!”朱刚援引其老板的话说。
重庆飞力达的创新,尝试着多元化的探索。借着转型升级的东风,他们也在谋求自己的蝶变。
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笔记本销量为1.644亿台,同比下滑6.3%。全球经济的疲软、需求不足,导致了笔电行业库存压力的加大。
作为供应链企业,重庆飞力达也难免会受波及。不过,在朱刚看来,这并没有多大影响。
相反,该公司近几年反而有着20%左右的年均增速。
“在重庆,我们是从笔电起来的,但是我们不只做笔电”,朱刚说出了背后的奥妙。
原来,飞力达公司包括其重庆的分公司,已经在进行多元化业务模式的探索。
针对重庆发展强劲的汽摩行业,飞力达已成功布局并在重庆设置操作基地,为重庆另一个支柱产业汽摩提供物流服务;此外,针对日前发展如火如荼地跨境电商,重庆飞力达也开始在尝试接触;同时,复制飞力达华东模式,进军贸易行业……
这还没有结束。
利用物流业充裕的资金流,重庆飞力达也在探索实现“供应链+金融”服务:向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帮助其降低融资成本,由此实现其虚拟生产。
这不仅可以更好地延伸拓展自己的服务范围,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还可以让客户与自己的合作更为密切,相生相伴。
为了更好地细分市场、寻求合作,重庆飞力达正在与某大型快递公司接洽,参与跨境电商业务:飞力达利用其经验和资源体系解决跨境电商的保管程序,以便快递公司更专业地做好跨境产品终端配送服务。
他们现在也在接触多家跨境电商企业,争取将其通关、配送、存储等业务全盘拿下,“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各司其责”。
“我们现在是重庆最大的物流企业,进出口业务排名第一”,朱刚说。
飞力达也有自己的困惑:内陆物流人才的短缺以及航空资源的受限。
“我们的物流员工曾经缺口达100多人,面临人才匮乏的局面”,通过逐步地培训,目前重庆飞力达的人机效能已有大幅提升。
但是重庆航空资源的供给不足对飞力达来说依旧是个问题。由于重庆航班航线的不足、飞机机身的容量较低,使得飞往国外的物流配送往往需要去上海等大型机场转机才能实现。而由此一进一出的报关手续和转机时间,影响了物流效率。
 
不过,这些问题在朱刚看来,都将逐步解决:“重庆不是才落地了中新项目吗?新加坡的樟宜机场要和江北机场合作,这将带来很好的改变”。
而在重庆的远景规划中,物流建设也将持续发力。“十三五”期间,重庆将全面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发挥战略枢纽功能的辐射带动作用,服务西部开发开放。依托渝新欧铁路(北上西安后,西去欧洲)、长江黄金水道(借上海出海)、渝昆泛亚铁路(西去东亚)和江北国际机场,构建多式联运跨境走廊,建设国际物流枢纽。此外,还将通过发挥已有的内陆口岸优势,建设亚欧货物互通的转口分拨中心。
而两江新区,也将利用自身的优势,搭建保税物流平台、铁公水物流平台等,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经济效益。果园港已经建成长江内河航运最大港口和国家级铁公水多式联运综合交通枢纽基地:2015年完成港口吞吐量868万吨,集装箱吞吐量达20.4万标箱,约占全市水运集装箱的1/5。
去年12月9日,飞力达全球电子料件分拨中心暨汽车及电子产品制造供应链项目正式在重庆揭牌。标志着双方为打造全球电子料件集散分拨基地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今后飞力达公司所承接的全球商品(包含电子信息产品、跨境电商类产品、快速消费品等)均可通过重庆口岸集中申报进境再分拨全国,或在全国集货至重庆再通过重庆口岸申报出境。
对于重庆和物流企业的未来,朱刚援引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两江新区果园港时的那句话:“这里大有希望!”
 
 
总编:张黎 | 副总编:杜术林
主编:张科 | 编辑:马荣
两江新区新媒体工作室出品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